孙太妍。

语c老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段子存存梗

我杀江南老贼。

就一篇更新感想的瞎叨叨(...)



我觉得这算什么啊。

路明非他变强了变厉害了,学了泰拳学了日本刀学了巴西柔术,能单挑舞王能对垒超级混血种甚至还能和楚子航对峙了。套上风衣手持沙漠之鹰他就是学生会会长,是学院里万众瞩目的S级,是能让所有人都惊叹都仰慕的人了。

然而他还是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废柴,在出情况时喊老大我们怎么办,在有危险时说我靠我怕死啊师兄你先上好不好,在一个人的时候想想自己的暗恋情结对着红发巫女叹口气。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啊,恺撒毕业了他只能自己拿起沙漠之鹰,楚子航不见了他就自己先上站在了学院的对立面,连诺诺也去接受什么新娘训练了那个肆意张扬的小巫女大概也就还活在他的记忆中。

路明非,身边的人都不见了的时候你要学着长大啊。于是他好像真的长大了,能躲避学院的追击去寻找楚子航,能自己担责一遍又一遍地救诺诺,只有最后面对奥丁喊小魔鬼帮忙时才好像看见了以前的路明非的影子。就像是从始至终只有路鸣泽一直在他身边,看着这个废柴一步步地走到这里啊。

即使总是笑嘻嘻地要他四分之一的生命,即使每次出来都没有什么好事,即使老觉得他简直就是魔鬼,但还是习惯了他神出鬼没的行踪,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在困境中想到他,希望这个看上去无所不能的家伙能帮他逆天转命啊。可是我们的小魔鬼并不是无所不能啊,他现在受伤了快死了竭尽全力地把路明非送上王座,然后他会怎么样呢。

再加上谁知道路明非的逃亡路上会发生什么啊。恺撒诺诺楚子航会一直在吗,酒德麻衣苏恩曦能一直护住他吗。如果到最后我们的the one路明非,登上了王座之时所有人都不在他身边了的时候真的出现了,又能怎么样啊。他被一个小魔鬼一步一步地引到这里来,可是那个小魔鬼到最后却不在了。

这算什么啊。



存戏。龙族零

#龙三下原著梗。
#镇守红井。




低垂夜幕下呼啸疾风袭来,卷起鬓角稀疏发丝略闪于视线中。衣料随风向后张延包裹住躯体,白色裙裾顺风而舞显出飘摇之感。神的即将苏醒显然引起了天气异常现象。不动声色地将右脚向后稳踏小步作以支撑,试图借此在狂风暴雨中稳住身形。
五指紧攥伞柄将巨大伞面撑于头上,清晰入耳的是水银液滴倾洒散落在其上的敲打声。水银蒸汽如此密集明显易引起血液变质,眉头不易察觉地略微蹙起,神情细微变化后又恢复为常态。体内隐隐出现的不适反应正印证了心中所想,纵然如此面上神色依然冷清,只是凝神察觉着周遭草木变化,细听轮胎辗轧地面溅起水花细碎声响,待传入耳中的音量变大抬眸睨去,汽车刺眼灯光逼迫而来刺痛眼眸。


那个将死之人的判断的确没错。王将派出的关东支部在正好的时间点到达了这里,如果没有什么阻碍确实可以轻而易举地闯入,阻止藏骸之井的提前打开。


但他们没料到的是同在一条战线上的其他人。


唇齿微张,冰冷空气涌入肺腑刺激神经紧绷,迫使自己高度警惕起来做好战斗准备。龙血在体内沸腾明显提高体能,敏锐捕捉子弹破空细微声响,迅速做出反应躲闪于铁架后,便只见得灼灼炎光闪跳而过。对于攻击只是眼角略略上挑,眸底暗涌战意而显得颇有凛冽风味。
意料之中的敌方进攻指令发出,对方话音刚落便只听汽车马达声轰鸣响彻寂静深夜。巨大车身闯入视线携劲风袭来,没有丝毫迟疑地抬腕扳住即将推开的车门,弯肘小臂发力将对方力量反弹。趁对方愣神瞬间提胯侵面而上,凝眸发动镜瞳熟知其手中枪械结构。迅速作出判断屈指准确扣按其关键处,随着细微零件碰撞声弹簧和膛管跳出在空中划出弧度,黄铜子弹散落遍地叮铃作响宣告了枪支的报废。不给人反应时间屈指重击其太阳穴处,其倒地声响彰显第一轮进攻结果。


暗暗调整呼吸踏步走出平台,将身形肆无忌惮地完全暴露在夜幕之下,同时将半朽世界树校徽别于胸前彰显立场与目的。给他争取三十五分钟,镇守红井阻止神的苏醒。否则结果无论是卡塞尔学院方还是老板都不想看见的。
带有冲锋意味毫无畏惧地冲入敌方阵营。风声乍起,瞥见窈窕身影自天窗中跃出,撑伞弹跳稳落在车顶上正面迎敌,屈膝舞蹈般避开袭来刀斩,同时洞悉对方此时最无防备处,移步略略侧身抬手按在人肩膀发力猛推不再注意这人。察觉背后进攻抬臂准确接住前人脱手长刀,扭转脚踝反身上削砍断对准自己的枪管,转腕横扫手中刀柄用刀背重击其脸颊,脸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紧接着腕部猛然下甩掷出刀柄贯穿来人胸膛,血液随即暗涌而出混入夜色。


脚跟后踏落地没有丝毫松懈,凭借对其攻势的分析稳握住袭来的硬拳,借助混血种的力量直接将其掰断。转身踏在试图从天窗中跃出人胸膛接借力高高跃起,在空中屈膝狠击对方后颈,下落瞬间迅速调整平衡稳落在车顶上。
敌方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敏锐感知上下方空气逆流,抿唇借此判断攻击方式:针对自己所处方位的夹击。下颔稍扬颈部线条流畅傲气自生,丝毫没有被困入绝境的紧张焦虑只是迅速做出对策。脚踝碾压地面作为支点,跃起于空中首先躲避下方攻击,抬颔透过刀斩产生的黄叶旋转坠落的虚影准确捕捉其运动轨迹,伸手狠拽对方腰带甩开,趁收回武器瞬间攥起其衣领一记肘击重砸对方下巴。忽略脚下重重摔落的人,张唇对呼吸作以简单调整笔直走向最后敌人。


“在开始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在学院本科部中你排名第几?”

“第四。”


神色波澜不惊唇齿闭阖间简单作答。毫不在意对方震惊怀疑模样径自笔直前行着,只觉体力衰竭带来的肌肉酸痛无力感愈发明显,所幸平稳声线及淡漠面容隐藏了自己此时弱势。俄罗斯军用格斗术并不省力的缺陷在连续进攻后暴露出来。
脑内极速分析情势果断采取行动,迎对方刀锋破空的凛冽风声奔跃而上,腿部肌肉绷紧弧度转踝跃起,腾空偏转身躯屈膝横扫而过。白色裙裾在空中划出弧度随之而来的却是粗暴进攻,盖骨准确砸上对方面颊将刀锋一齐击碎,佩刀碎裂声伴随着膝盖的刺痛传来,利器刺入皮肉中闷沉声响清晰可闻。剧烈疼痛窜至四肢百骸,后齿下咬腔肉顿时血腥味四溢,借此凝神注意落地时稳住身形不显伤势严重。


不顾膝盖伤口处涌出血液而带来的粘稠湿热感,忍痛屈膝俯身拾起地上长枪,侧身直面所感知的远处狙击阵地。身躯如枪杆般挺直丝毫未动,下颔内收眼底锋芒不曾隐去,周身散发出的凛冽意味着实震慑住了敌方。保持姿态暗中计算着时间,却再次听闻人突兀发问。捕捉问句中关键词联系之前问题,终于理解对方意图于是出于礼貌补充解释道。


“我跟楚子航不是一级。”


“我以为你问我的考试成绩,我的绩点排名年纪第四。楚子航跟我不是一级,我们之间没有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