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太妍。

语c老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段子存存梗

存戏。帕洛斯

时间轴加入某海盗团之前(



厚密云层翻滚在浑浊昏沉天穹中,错落破开的罅隙里隐约可见电光涌动。意料之中的雷鸣声响彻云霄,裹挟来暴雨倾盆如注。鞋跟踏地贱起洼地积水四溅,不顾污秽泥泞腾跃而来浸染裤脚,只是紧攥住怀中物件接着按照心中路线继续奔逃。见栏杆阻隔前方嘴角扯出冷嘲弧度,一方面嫌弃那群傻狗居然觉得这种东西能挡住自己,另一方面脚下动作却不停歇,略略屈膝蓄力便迅速奔跃而出,左臂肌肉紧绷撑在栏杆边沿作为支点,屏气凝神借以此力重心上提,脚踝发力蹬至硬处顺势向外翻越而下,随后膝盖微崩稍有弯曲下挫稳住身形。


落地刹那间闪电爆破炸裂开来,澎湃而来的暴怒轰鸣声震彻天地。电光闪烁,照亮视野将路前来势汹汹的人群身影映入眼眶。意识到中了埋伏后舌尖抵至牙关爆出嗤响以示懊恼,眉峰深蹙卷来怒意,面色竟是染上了几分不曾有过的仓惶。来不及藏匿便紧急转踝回身逃脱两步,被人拖住摔地瞬间挥臂将顺来的东西塞到路上瞥见的阴暗角落里。骂骂咧咧的粗鄙话语随着攒足力气的拳头一齐落了下来,掣肘屈臂试图反击却无奈对方人数过多,挣扎未果反而换来了戾气更重的拳打脚踢,只能弓腰屈膝弯臂抱头护住关键部位。


早已熟悉的疼痛感蔓延至四肢百骸,膝盖骨被踩住碾压瞬间骨骼碎裂声混入风雨,剧痛撕扯大脑视野中仿佛有光影重叠。后齿下咬腔肉顿时血腥味四溢,喉头高扬咽下哽咽声音不愿显出弱势。但在暴击下眼神还是有所散涣,目光所及之处炽色与漆黑相互交错纠缠不清。不甘心地五指成拳指尖裹挟力道深嵌入掌心,掀起眼睑狠厉神色暗涌于眸底,将泥泞电光和身上落下的暴打一一记住铭刻在心,然后混着满嘴腥甜血液和脱落牙齿吞入肚中,消融世人所谓的道德尊严以及本身傲骨,去供养那可笑的而有谓的生存之道。


雨滴沿领口肆意窜入凉意彻骨,不明液体浸渍眼眶模糊视线。不知何时疼痛与尖酸话语逐渐远去,徒留麻木痛感萦绕周身。唇齿微张便有冰冷空气混着浑浊雨滴涌入肺腑,借此刺激神经紧绷倒是缓过神来,伸臂将自己用身体护住的东西勾过来,确认没有损坏后嘴角微微上翘擒了促狭笑意,轻哼一声嘲讽那群蠢货倒只会用暴力出气,而不会用脑子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思索着这回能换几个钱够自己撑多久,掌心抵地准备起身瞬间腰腹痛感电流般蹿来,吃痛松力再次跌落在水泥混杂的洼坑中,而身上大大小小伤口的撕裂痛感愈甚传来似是提醒方才发生的一切。


落魄难堪汹涌而来几乎要淹没暂时得意,然而转瞬便一擦嘴角血渍掩盖住了失意神情,只是目光狠戾地扫了眼身上伤口便佯装无事地迅速起身,提脚踩在刚才人群拿着的棍棒上啐了一口。


“呸。蠢货打人倒还是满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