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太妍。

语c老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段子存存梗

自戏。随笔

今年初雪来临的时候,我正在第十三个路口。

冬日傍晚天色已暗,街上行人自然是寥寥。凛冽朔风切面而来,掀起风衣后摆翻飞,在空中猎猎作响。凉意顺衣领长驱直入,下意识地抬高围巾遮面,暗叹气温骤变加快了脚步。

踏碎零散落叶,清脆轻响在静谧中稍显突兀。注意到枯叶随风飘舞,鬼使神差地停下脚步,抬臂五指自然舒展开来,感觉到叶面擦掌而过,这才略略垂首,嘴角染上淡淡寞然笑意。

赶路的时候居然会发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呢。

疏忽间鼻尖沾染微微凉意,勐然敛回离散思绪,瞳中神色渐显。视线上移掷于空中,便见得晶莹雪花不知在何时洒落下来。敛去鼻尖湿润触感,唇齿微张轻呵出气,眼前便有白雾升腾。

迈开步子正打算继续赶路,却在十字路口对面瞥见熟悉身影。无意识地勾起嘴角,随着人群穿过马路慢慢走向她。恰时街边路灯亮起,在夜空中晕出温暖光圈,将原本寒冷万物笼于暖意中。

“看你这么久还没回来,我来接你啦。”

她的笑容一如既往。赤色瞳孔中神采奕奕,闪烁着星点笑意,那是腾跃着的炙热流火,明媚肆意而不灼热人。薄唇轻抿化为笑弧作以简单回应,快步行至她身边,屈指佛去人额前发丝上沾染的雪尘,在她不情愿的目光下将她的帽子罩上,顺势裹紧了她的围巾,说道:

“好啦,走吧。”


评论

热度(8)